<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04994.com >

没有中国,半岛终战宣言无效!可以随时推翻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6-22 00:00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原标题:没有中国,半岛终战宣言无效!可以随时推翻 在金特会当天,美朝韩三方将共同宣布朝鲜战争结束。 这是韩国媒体周一爆料出的金特会重磅细节。 消息来自于华盛顿和新加坡高层知情人士,知情人士称,终战宣言将是此次朝美峰会中最引人注目的成果,甚至超

原标题:没有中国,半岛终战宣言无效!可以随时推翻

“在金特会当天,美朝韩三方将共同宣布朝鲜战争结束。”

这是韩国媒体周一爆料出的金特会重磅细节。

消息来自于“华盛顿和新加坡高层知情人士”,“知情人士”称,终战宣言将是此次朝美峰会中最引人注目的成果,甚至超过无核化将达成的基本协议。

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于1953年7月27日结束,当时只签署停战协定,而非和平条约,因此严格来讲,朝韩仍处于战争状态。

朝鲜半岛如果结束长达65年的战争状态,当然是件好事。但是很可惜,如果没有中国参与,美朝或者美朝韩三方签署的终战宣言,无法从技术层面取代《朝鲜停战协定》。说白了,它只是一份双边或三边文件,随时可以被推翻。

一句话,没有中国参与的终战宣言是无效的。

绝非面子问题

一种说辞是,中国早已与当年参战的各方实现了和解,建立了外交关系,因此不必参与终战宣言的签署。

这种说法首先是对历史的无知。

1953年7月26日,朝鲜持续三年之久的大规模战争,经过上千次的艰苦谈判终于达成停战协定。

这份停战协定的原名是《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一方与联合国军总司令另一方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

应该说写得是非常清楚了,当年的签字国有三方。

   彭德怀元帅在朝鲜停战协定上正式签字

尽管后来半岛局势迂回曲折,但维持了65年的总体平静,这份法律文书至关重要。

如果没有中国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将不会有今天的停战协定。

一方面,对手的尊重首先取决于战场上的胜利。为了让不可一世的美军将领坐到谈判桌,中国人民志愿军为此付出了极其巨大的牺牲。

还有外交领域的较量。据称,双方在谈判桌上的冷战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在上千次的谈判中曾创下了双方一言不发“静坐”132分钟的记录。中方的李克农、乔冠华等老一辈外交家在当时的谈判中展现出高超的斗争艺术,为谈判赢得主动。

这些基本的历史事实,都是毫无争议的。

也正因为如此,对于中国是否参与终战宣言,相关各方一直小心翼翼。

因为承认这些事实的一个潜台词是,如果没有中方的参与,具有法律效力的停战协定将无法废止。这带来一个悖论,如果没有停战协定的废止,终战宣言的基础和法律依据何在?如果这不是一份法律文件,签署终战宣言的意义何在?

中国是否参与其中,这绝非面子问题。

你来唱戏我搭台

美韩国内的确有人在鼓吹“中国不必参与终战宣言”,还有学者宣称这可能会让原本摩擦不断的中美关系另生枝节。

这股风是否吹进了白宫和青瓦台,不得而知。但在5月27日文在寅通报第二次与金正恩会晤情况时,哈梅内伊:伊朗绝不会既忍受制裁又放弃核活动,外界的确闻到不一样的味道。

文在寅当天表示:“如果美朝首脑会晤成功举行,那么期待可以美朝韩三方首脑会晤来促进终战宣言的达成”。

舆论注意到,这与4月27日朝韩首脑会晤达成的《板门店宣言》上的内容有明显不同。

在《板门店宣言》上,双方协定“将积极促进南北美三方会晤、南北美中四方会晤以构筑永久稳定的和平协定”。

从“四方”变“三方”,中间经历了什么?

5月2日,青瓦台“核心相关人士”表示,“终战宣言是结束战争状态、解除敌对关系的政治宣言,中国是否有必要成为主体,这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也就是说,虽然中国是朝鲜战争当事国,但需考虑到其与韩国、朝鲜、美国已建交,已经解除了敌对关系。

他还补充道,“然而,和平协定意味着要建立法律和制度保障,不仅仅是韩朝或朝美之间的问题,中国的角色十分重要”。

有分析认为,这表明青瓦台的构想是:政治意义上的终战宣言由韩朝美三方参与,而制度保障的和平协定由包括中国在内的四方来签订。

换句话,出风头的时候没你的份,但落实的时候,活还得你来干。

中国的分量

对于中国在其中的重要性,美韩心知肚明。

在韩美爆出文在寅将加入6月12日的金特会,并与金正恩、特朗普共同宣布结束朝鲜战争之后,青瓦台急忙澄清,“文在寅是否参与新加坡会谈发表终战宣言,目前还不确定”,“还需要进一步确认美国和朝鲜的意思”。

韩国《中央日报》说,如果此事成真,将颇具象征意义,但三人的宣言不具法律效力,因为1953年,签署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的是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军司令部(代表韩国)、朝鲜和中国,朝鲜战争和平条约,一定要同样这三方签署才行。

韩国前外交部长官柳宗夏日前在《朝鲜日报》撰文也指出,因为中国是战争的当事国,所以签署终战宣言或和平协定时,需要作为当事人参与其中,“这不仅是名分上的问题,而是因为中国在实践协议方面扮演着绝对重要的角色”。

这是不沉迷于外交虚荣的清醒看法。

 

 

终战宣言签署时,舞台上固然是镁光灯闪耀,但后续还有冗长而细致的内容需要处理。毕竟战争状态的终结,远不是一句口号,一纸文书那么简单。

1953年《板门店停战协定》明确规定:“各条款在未为双方共同接受的修正与增补,或未为双方政治级和平解决的适当协定中的规定所明确代替前,一直有效。”

后续需要处理的内容几乎囊括了停战协定里的所有商定,包括军事分界线的划分。

比如,基于1953年《板门店停战协定》而划分的“非军事区”应该如何处理,它是否还应该继续存在?军事停战委员会是否需要解散?等等。

而这些条款的制定,都有中国的参与。如今要对它们重新处理,无论如何绕不开中国。

所以,“半岛终战宣言,中国被爆出局”?

对不起,我们一直是局内人。

(陈小刀对本文亦有贡献)